来自 东软集团股票股吧 2022-05-13 21:11 的文章

对话沈晖:特斯拉要发展L5级自动驾驶,绕不开激

Q:近来新能源车普遍在涨价,还有车企削减了部分用户权益,与哪些因素有关?

沈晖:锂电池影响比较大,因为镍钴锰、电解液都在涨价。

其实,电池的整体产能在逐渐增长,在国家发改委的指导下,明年电池产能将基本到位,届时,电池价格会稳定下来。

Q:明年电池供应充足后,新能源车辆供给和价格会发生变化吗?

沈晖:现在不好说。如果配件涨价,成品不涨,公司经营不善,那便无法给用户提供最好的体验。车企都是要做百年品牌,不像电器公司。汽车销售要涉及线上、线下维修保养等服务,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提高自己的效率,来保证成本可控,尽量让用户满意。

(明年车型价格是否回落)要等整个供应链稳定下来,才能判断。主要有几个因素,一是产能问题,二是原材料,现在还不好判断。

Q:汽车的供应商有12级之多,每一级供应商都有可能会受到影响。有哪些措施,来应对供应商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?

对话沈晖:特斯拉要发展L5级自动驾驶,绕不开激光雷达

沈晖:车企供应链管理正在逐渐实现数字化,建立更多的库存管理。

过去三十年整个实体经济的所有管理理论以及实践,都产生于汽车行业。比如大家熟知的Just  in time就是经营生产、经营管理、经营开发,都来自于汽车行业。

Just In time的逻辑现在听上去很有趣,它的逻辑是说供应链这么长,每一个供应链上面都体现了很强的规划能力,预测能力,以及后来的数字化能力,可以把每一个供应链的每一层供应商的库存都压到最低,以便做到成本最低。

第二,利于质量管控。希望威马做到头部企业以后,把这个理论提升一下,将来下一代的实体经济的制造企业的理论就不来自于日本,有可能来自于中国。

Q:各种不确定因素加在一起,才使得产业有动力去做一些调整,如果辩证的去看待问题,在对抗疫情过程中,有哪些事对威马和汽车产业是利好的?

沈晖:任何危机都是机会,原材料紧缺,更加希望把产品做好。我们不是简单涨价,而是又加了很多功能,体验跟原来不一样。

第二,供应链涨价的时候,我希望找到更好的供应商,或者说要求供应商在涨价之余,提供的产品技术更高。

所以,这其实是一个机会,倒逼我们思考,行动,怎么能做得更好。

Q:今年可以说是激光雷达上车元年,激光雷达对于无人驾驶技术而言是具有什么意义的产品,激光雷达的应用场景大概是什么样的?

沈晖:当初最领先的两家激光雷达企业都在美国,都在硅谷,离特斯拉很近的两个地方。但特斯拉坚持不用激光雷达,认为用单车智能的纯视觉方案就能解决,最多配两个低成本的摄像头就可以。

但是我们认为在中国配两个成本很低的摄像头,通过集成软件还是解决不了很多极端的场景,比如说天气不好,晚上等。还是要靠激光雷达。

当然,目前激光雷达也有很多问题。最近大家都在讨论激光雷达该如何安放。第二激光雷达本身稳定性也待提升,在极端天气以及晚上可能也无法稳定发挥,于是就产生了激光雷达的不同派别。第三,激光雷达的成本也是争议最多的一个问题,我认为特斯拉一直坚持不用最主要是因为成本,因为他们在美国看不到曙光。

目前中国冒出来一批出色的激光雷达企业,经过我们不断测试,未来一两年可以真正做到技术先进、质量稳定、成本低廉。所以我们今年交付的新车已经配备了激光雷达。

关于数量之争,我认为三颗是非常合理的,三颗已经可以满足L3级自动驾驶的硬件需求,并且做到一定的冗余。一个在头顶上,两颗在旁边,可以覆盖360度视角。另外,这样的放置方案也最大程度避免了行车中剐蹭激光雷达,如此昂贵的零部件,如果剐蹭,维修成本是很高的。

我个人认为,如果特斯拉在中国要发展L5级自动驾驶,一定避免不了用激光雷达。将来好的激光雷达供应商大部分都会来自中国。现在看我们是群雄并起,并且都接近量产水平。这有一点像中国的电池行业。2014、2015年左右,电池行业在起步时,看上去没有一家比得上当时的日本企业,但是目前阶段我认为中国很多电池企业都超过了日本的供应商,也把韩国企业抛在身后。

Q:有激光雷达加持后,在自动驾驶技术体验方面会有明显的差异吗?

沈晖:可以打个比喻来形容。做无人驾驶车就像做一个机器人,比如说感知算法就像眼睛,决策是大脑,控制算法是神经,通常感知方面都是与第三方合作,因为做感知是非常花精力、时间和金钱的,自己做不现实。加一个激光雷达就像多一个眼睛,看得更清楚一点。

Q:在大家都有激光雷达的基础上,如果想突出自动驾驶的技术优势,该从哪些方面去突破?

沈晖:我觉得还是这几个方面,一个是场景规划、技术领先,还有质量的稳定性,成本和体验也非常关键。我们看看中国用户最常见的用车场景。比如说特斯拉搞的高速领航系统可以在高速换匝道,大家都觉得很厉害。因为在美国这是一个高频使用场景。但在中国市场,停车场景更高频。所以说场景规划是非常关键的,都去学特斯拉我认为是不适合的,因为他们的开车习惯跟我们不一样。

第二,技术稳定性非常重要,我们不是简单的改装车,而是要实现量产。还有是要不断实现OTA,给用户更丰富的使用场景。

Q:如果现在进入新能源产业,还有哪些红利? 

沈晖:红利非常大,新能源车还是一个朝阳行业。中国去年卖了2000多万辆车,新能源车的比例大概在10%左右,我们认为潜力是非常大的。并且几乎过去两年、未来十年,所有科技领域比较热的科技在我们新能源领域都有应用。